首页 >> 文学冀军 >>创作谈 >> 大解|我的诗,大多关乎我的身体
详细内容

大解|我的诗,大多关乎我的身体

  我的诗,大多关乎我的身体,我和自然的关系,我和他人的关系,我和自身的关系,我和生死的关系等等。由于这些关系,我必须在场,在诗中体现出个人的存在。只有个人身体的存在,才是真实的,可感的,可信的。不管我们的精神游走多远,身体都是唯一的根基和落脚点。不关乎身体的诗歌,是背离人性的;而只关注身体甚至陷于自身而无力自拔,也是一种悲哀。

  我曾经在文中说过:诗歌是我身体里长出来的东西,是我的一个精神器官,与我的生命紧密相连。它扩大了我的身体边界,使我具有了多种向度和无限的外延。因此,我的精神没有边疆。上帝没有做完的事情,留给了我,我是幸运的。我一直在不断挑战和超越自我,试图在不可能的世界中找到语言的可能性。


1560410292998592.jpg


      ■大解简介

  大解,原名解文阁,男,1957年生,河北青龙县人,197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,现为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主张诗歌的微叙事性,其代表性诗集《个人史》获得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和首届中国屈原诗歌奖金奖。具有独创性的现代寓言《傻子寓言》被誉为“超越荒诞,走向扯淡”的开先河之作。其他作品有长诗《悲歌》、小说《长歌》等,作品入选近300种选本。